打破学科边界发展历史社会学

打破学科边界发展历史社会学
近来,跟着社会学的前史转向,前史社会学在社会学中从头鼓起,前史社会学的学科特点也从头引起争议。它究竟是社会学的分支、前史学的分支仍是一个跨学科的研讨领域?前史社会学所运用的研讨方法和理论来自于社会学,而所处理的材料和问题则属前史学领域。因而社会学在很大程度大将前史社会学视为其分支而予以接收,而前史学关于前史社会学对其领地的侵入,则往往质疑其正当性。在前史学眼中,前史社会学在其学科领地之内,但其研讨方法和研讨问题又在学科之外。有鉴于此,本文拟从质性研讨的方法层面从头评论前史社会学与前史学的相通之处,然后打破这种人为建构的学科距离。理念型与价值之争前史学研讨中面临着价值介入和价值中立的问题。首要,作为一个研讨者,大多数选题都有必定的自身价值倾向。其次,前史学特别着重对前史情境的了解,研讨者要从前史情境中去了解前史人物、前史事件和前史举动,而非用当下的规范去予以判别。这种了解法当然源自于德国人文主义者,如狄尔泰和韦伯,但在前史学中,了解意味着研讨者对前史情境的投入而非超出。因而,前史学关于运用理论一向有着警觉之心,忧虑理论背面的价值倾向会导致无法真实了解前史情境。所以,不运用理论成为大多数前史学家的挑选。可是,在前史社会学中,研讨问题的提出往往在理论布景的笼罩下,建立在必定价值介入而非价值中立的基础上,着重的不是对过去前史情境的投入而是该问题的实际理论价值。那么,怎么化解前史社会学与前史学在这一问题上的分野呢?这就要求把前史学研讨方法和社会学研讨方法都视为质性研讨的一种。它们尽管有所区别,但都应契合质性研讨的要求。一个简略的处理方法便是,将前史社会学的研讨问题放置在某一前史时期的时间轴上,去调查该问题是否具有那一年代的普遍性,然后扫除研讨者个人以及所挑选理论发生的今世偏好,确保这一问题具有前史情境性。尽管在研讨问题的选取上,作者自身的倾向或偏好是难以避免的,是价值介入的,但问题自身是建立在比较扫除的逻辑证明基础上的,是价值中立的。研讨问题没有预设理论和态度,是一个开放性的寻求和建构理论解说的研讨问题,这就契合质性研讨的客观化程序要求。因而,研讨问题既要契合前史社会学的理论旨趣,又要契合前史学对前史情境的了解旨趣。假如两者一起具有,并契合质性研讨关于价值中立的要求,那么研讨问题就建立。遵从这样的程序,前史社会学的研讨问题就可以跨过前史学与社会学的距离,在价值中立和价值介入上获得平衡,并可汲取前史学和社会学各自的长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阅览全文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